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堵点在哪里?
2022-02-14 14:00:00

高端制造业是与低端制造业相对应的说法,是工业化发展的高级阶段,是具有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的产业。低端制造业是工业化初期的产物,而高端制造业则是工业化后期和后工业化的产物。高端制造业的显著特征是高技术、高附加值、低污染、低排放,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。



事实上,高端制造业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工业化进程中的必然产物。高端制造业的概念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进行界定。从行业角度来看,高端制造业是指制造业中新出现的具有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值强竞争力的行业。



从所处的产业链的环节上看,高端制造业处于某个产业链的高端环节。如果对产业部门进一步细分,这些高端环节也可以看成是产业部门的细分行业。



高端制造业与传统制造业的最大区别在于:传统制造业依靠的是传统工艺,技术水平不高,劳动效率低,劳动强度大,大多属于劳动密集和资金密集型产业。而高端制造业依靠的是高新技术和高端装备的竞争优势,最容易取代传统制造业。



而传统制造业与高端制造业的最大差距在于科技实力,高端制造业对传统制造业予以改造和提升,是制造业发展的必然过程。



改革开放40多年来,中国制造业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,目前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,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。拥有41个工业大类、207个工业中类、666个工业小类,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。



然而,我国制造业目前的现状是:



1、中国仍是一个制造业大国,而非制造业强国,大而不强的局面亟需改观;



2、中国制造目前的技术水平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世界中等水平;



3、中国制造所生产的产品在市场中,呈现出低端产品过剩、中高端产品不足的局面;



4、高端制造业在核心技术领域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有着较大差距,缺乏核心技术,80%的高端技术依赖进口。制造业需要通过转型,实现中国制造向“中国创造”和“中国智造”的升级。



当前我国传统的中低端制造业,在劳动力成本、自然资源等生产要素方面的比较优势,已经大幅削弱。而周边东南亚各国越南、老挝、柬埔寨等国家的低成本优势则日趋明显,从而倒逼我国制造业需要尽快实施转型升级,现在珠三角地区的众多企业已经开始实施“腾笼换鸟”式的产业升级。



然而,如果笼子腾出来了,“换鸟”不能及时跟上,高端制造业始终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,那么,制造业的发展将会面临天花板,中低端领域又被东南亚和印度这些国家步步紧追,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的目标就难以实现。



笔者认为,目前制约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堵点,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:



一、5基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迈向制造业强国的瓶颈



中国制造业从2010年开始,逐步从相对低附加值、低技术含量、低质量、弱品牌的状态走上了产业升级的道路。然而,从2019年的进口比重来看,我国在高端制造业领域对日本、德国、美国和韩国的进口依赖合计超过60%,发达国家对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部分拥有绝对控制权。



中国工程院在分析了我国最为突出的35项“卡脖子”关键核心技术,以及产业现状和差距后发现,5基问题现在显得越来越突出,它已经成为阻碍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最大障碍。



5基:即基础零部件、基础元器件、基础材料、基础工艺和装备、技术基础。如果把高端制造业比喻为一个有机的躯体,那么能够促使这个躯体运动,加速跑起来,不仅要靠完整的骨架,更需要靠成千上万条毛细血管所组成的命脉。而5基就是这些毛细血管。



我国高端制造业进口的很一大部分,都属于5基范围。这说明,虽然我国的产业完整程度高于发达国家,但是,制造水平相对落后的原因就在于基础工业薄弱,这是我国制造业最为明显的一块短板,正因为如此,5基问题才会凸显出来。



事实上,高端制造业需要构筑稳固而强大的产业基础能力,没有强大的产业基础能力作为支撑,就不可能建立强大的高端制造产业体系。



笔者认为,当前,解决5基问题的最佳途径,就是大力发展我国的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。因为众多的“专精特新”“小巨人”企业,正是中国制造业的毛细血管。它们在各自熟悉的领域常年耕耘,从研发到引进技术、人才,已经在各个细分领域建立起了自身优势,有的甚至已经达到世界标准,成为该领域的隐形冠军,具有垄断话语权。



我国90%以上的“小巨人”企业主要集中在核心基础零部件及元器件、关键基础材料、先进基础工艺、产业技术基础等“4基”领域,具有专业程度高、创新能力强等特点。



这些中小企业在产业链供应链中承担着重要角色,特别是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关键零部件或关键原材料供应商,在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地位不可或缺。



我国经济发展的实践证明,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普遍在某一领域具备较强的科技含量、先进的设备工艺、科学的管理体系和突出的市场竞争力等特点,是创业创新和技术进步的重要来源、解决关键技术环节“卡脖子”的重要力量。



这些企业能够有效连接起高端制造业的断点,疏通产业的“堵点”。从而最终解决制约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的一系列“卡脖子”问题。



二、制度创新不足



高端制造业要取得突破,必须从制造经济转向创新经济,这就需要在制度上创新,通过实施制度改革,释放企业的创新活力。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下,市场瞬息万变,因此,制度必须与时俱进,随着市场变化而不断改进、创新,方能适应变化的客观情况。



而导向政策的不足,会造成创新资源的错配,导致市场主体的主动性不强,从而影响供需两端的适配性。因此,需要进一步优化制度供给,搞好体制机制创新,激发创新活力。



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,深化国资国企、土地、财税、金融、政府行政管理等重点领域的改革,以制度创新带动产业创新、服务创新,达到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的目的。



结语



综上所述,当前我国数量众多的专精特新的“小巨人”企业发展状况的好坏,已经成为中国高端制造业能否成功实现转型升级的关键环节,只有努力加快发展专精特新的小巨人企业,才能最终疏通那些制约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的堵点,促使产业升级的顺利进行。


相信在我国4万多家专精特新企业的不断进取,努力创新的推动下,未来中国高端制造业必将会疏通产业堵点,迎来一个全面转型升级的新局面。

(来源:热点我见)

| 


西300+

 | 
△协会活动丨《浙江省模具产业白皮书》在杭州正式发布